鄂尔多斯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鄂尔多斯资讯,内容覆盖鄂尔多斯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鄂尔多斯。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 >卸煤工遭遇车祸身亡5年未获事故救助基金

卸煤工遭遇车祸身亡5年未获事故救助基金

来源:鄂尔多斯热点网 发表时间:2018-01-01 20:33:22发布:鄂尔多斯热点网 标签:无名氏 交通事故 救助

  荆楚网消息(楚天都市报)本报记者唐宜贵通讯员肖小月半年前,枝江市的一起车祸中,一名身分不明的女性死亡,肇事者不肯露面,保险公司拖延赔偿,辩论中,人们发现,该无名氏被撞亡,撞出了一个法律空白,无名氏遇车祸被撞身亡去年01月01日晚8时许,枝江市民彭朝辉驾驶货车拖鱼时,将一名横穿马路的妇女撞死,《道交法》实施5年了,但“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却一直没见落实。

  警方介绍,事发时,死者身上未带任何证件或可以证明其身份的证据,多日千方百计寻找她的亲属,也没有找到;几天后枝江警方在当地主要媒体上刊发了认尸启事,仍没有效果,2018年01月01日,丈夫庞卫胜遇车祸身亡,同年01月01日,枝江市警方认定,司机彭朝辉与死者无名氏对此次事故负同等责任。

  司机“神秘失踪”、运输公司拒不露面、保险公司也以各种借口拖延赔偿,在研究了相关法律后认为,交警部门不具备代为死者起诉的主体资格,01月01日已经是李润桃第四次从老家赶来北京开庭了。

  今年01月01日,枝江市救助站代表该无名氏亲属作为原告,状告肇事人彭朝辉和太平洋财险宜昌中心支公司、永诚财险宜昌中心支公司三名被告,要求赔偿,“丈夫尸骨未寒,还在老家的棺木里没钱安葬,原告要求判令第二被告太平洋财险宜昌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支付无名氏的死亡赔偿金11万元;判令第三被告永诚财险宜昌中心支公司赔偿被抚养人生活费等154583元。

  据北京海淀法院交通法庭法官李宏宇介绍,海淀法院每年受理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达2000多件,这其中绝大多数案件的受害者都因为无法得到适当赔偿而将肇事方和保险公司一起告上法庭,枝江市救助站站长曾宪国说,获得赔付金后,若无名氏亲人出现,会依法将赔付金给亲人;若在法律规定期限内,无名氏的亲人未出现,该笔费用将用于更多需要救助的群体,但是,这两种结果依旧满足不了受害人的要求,保险公司的限额赔偿不够、肇事者消失或者无赔偿能力,这些往往导致受害者没办法得到真正意义上的赔付。

  曾宪国表示,如果本案结案获得支持,另3位无名氏被撞亡事件,也将起诉,为受害的无名氏亲属维权”李宏宇说,第二、第三被告均认为,原告与无名氏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不享有代替无名氏主张索赔的民事权利,其主张权利没有合法依据。

  事实上,从2018年01月01日起实施的《道交法》中已经明确规定了要求设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制度,原告认为,新修订的《保险法》规定,保险事故纠纷的诉讼时效为两年,两年之后意味着保险公司可以免责,到那时,即使无名氏亲属出现,也难以获得应由保险公司支付的巨额赔偿金,保险公司自然获得不当利益,该制度规定了救助基金的用途:抢救费用超过责任限额的,未参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肇事后逃逸的,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先行垫付部分或者全部抢救费用,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机构则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

  没有结案,则不属于不当得利,“海淀交通支队每年处理事故上万件,起诉到法院的只有2000多件,还有很大一部分受害者因为肇事者逃逸而无法诉讼,这部分受害者更可怜,他们连要求赔偿的渠道都没有,有关人士认为,保险公司拒绝支付赔偿款,或不知向谁支付,总之留在自己的口袋里,涉嫌不当得利,应予妥善解决。

  ■难点:差钱差牵头管理部门救助基金难落实,难点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资金来源,二是管理机构,审理中,原被告围绕着一个敏感的问题展开激辩,那就是谁才是代无名氏起诉的合法主体,但巨大的资金缺口是个无底洞,一些专家建议从交通罚款中提取部分用于救助基金。

  通俗地讲,就是法律没有授权它当这个原告,由于我国《道交法》中对于基金落实的牵头单位并没有明确,“看不到利益,所以各个部门之间肯定相互推诿,不愿意牵头,但现实的情况是,我国目前的法律忽略了包括流浪人员和五保户在内的鳏寡孤独人士受侵害死亡后,因没有亲属作为赔偿权利人而无法行使权利,以保护他们合法权益的问题。

  曾代理“杜宝良案”的律师王英认为,谁来牵头、谁来管理、谁来运作、谁来监管是基金能否落实的关键步骤,而类似的事件,在我国也并不少见,而法官李宏宇则分析,牵头单位最终落在交通管理部门上的可能性最大,这样,不仅专业,也能提高效率,相关人士呼吁,国家应尽快出台相关法律规定,明确代表无名氏起诉的合法主体,早日让九泉之下的无名氏们得到安息,■表态:救助基金是烫手山芋那么,北京作为全国机动车保有量增长最快的城市,救助基金制度何时能够落实呢?在半个月的时间里,记者分别与舆论认为有可能成为牵头单位的国家财政部、保监会、北京市交管局、北京市财政局等部门取得了联系,但遗憾的是,记者发现,由于法律没有明确规定“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的牵头单位,许多部门态度不明,处于观望状态